新闻 天象 科普 器材 图库 交流 科幻 探索 星语 论坛 维基天文 下载
星友空间站 > 信息 > 科普专栏 > 天文学家 > 天上有颗星星,叫叶叔华
现在时间: 2017年10月24日 15:55:18
天上有颗星星,叫叶叔华

(2005年06月18日 14:56:10)
来源:CCTV.com

□作者:

[1] [2] 下一页>>




  主持人:在我们头顶的这片天空当中,有一些用古今中外的一些著名人物的名字,命名的小行星。其中有一颗呢叫做叶叔华星,这是惟一一颗以中国女性的名字来命名的小行星。我想仅此一点呢就足以唤起我们对叶叔华,这位女天文学家的关注。但当我们好奇地问起叶叔华这个问题的时候呢,她却很平淡地告诉我们,她自己从来没有刻意地观测过太空当中这颗,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星星。

  很多人都不知道,精确的时间标准,是通过天文台的观测,再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计算处理后才获得的。更少有人知道,我过自1965年起一直使用的地方标准时间,也就是北京时间,就是在叶叔华的主持下,用6年的时间确立起来的。在承担这项工作时,叶叔华刚刚32岁。这项工作,为叶叔华赢得了最早的国际声誉。

  主持人:到80年代,您那个时候是带队出国参观考察。那时候很多外国同行从来没有见过您,但是一听到您的名字,大家都认识都知道。

  叶叔华:也不是听到我的名字,我不敢说人家听到我的名字。他知道我们这个徐家汇观象台来的,他们都知道。知道是中国来的中国来的,那都是中国的同行,那都是很敬重的。因为我们的(时间)工作,毕竟在这个行当里头的,我们的工作是不错的。

  主持人:您是否记得当时外国同行对您的评价?

  叶叔华:那大家都很亲切非常亲切。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我们到法国,一个天文台去访问。到后来在法国告别的时候。这个敬酒的时候,他们说为女台长干杯。

  主持人:为女台长干杯。

  叶叔华:我觉得还是非常高兴。

  主持人:那个时候您还发现,您的女同行还是比较少的。

  叶叔华:对 。当时我的回答说,我的回答也是很厉害。我说我估计几代人以后,当然这个估计恐怕太乐观,应该是男的台长跟女的台长会一样的多。

  作为一名女性,叶书华不光涉足了以男性为主体的天文研究领域,而且成为中国天文史上惟一的一位女天文台长,在上海天文台,50~60年代叶叔华了主持我国综合世界时服务工作,其精度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70~80年代,她致力于观测新技术的建立,组织我国天文台参加国际地球自转联测,推动天文地球动力学研究。

  90年代组织国内有关学科与各部门承担国际攀登项目“现代地壳运动与地球动力学研究”,出任该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目前叶叔华正在主持亚太地区空间地球动力学计划和上海天文台地球动力学研究。而这样一位杰出的女天文学家,在跨入天文研究领域之前,天文学并不是她的最爱。

  叶叔华:我想学文学,我父亲叫我学医学,这不是从兴趣或者从社会的作用而来。当时主要是考虑到个人以后的出路来。

  主持人:但是您当时感兴趣的是对文学感兴趣。

  叶叔华:对,因为当时要是学文学的话,饭都吃不成。所以后来就得到一个折中,这个折中就是说我学数学吧。我考的是数学,但是当时中山大学是数学天文系,有数学有天文。等你进去以后,那就感觉到天文更加浪漫,更加吸引人。

  主持人:更加浪漫?

  叶叔华:更加浪漫。

  主持人:为什么会更加浪漫?

  叶叔华:宇宙本来就很浪漫。我想比数学要这个有兴趣的地方,也许更多一些。

  其实促使叶叔华对天文学发生兴趣,影响最大的人是她的丈夫程极泰。1945年叶叔华以第一名的高分考入广州中山大学数学天文系后,与知趣相投的同窗程极泰结为知己,到后来成为终身伴侣,而在当时,程极泰对天文的兴趣要远远高于叶叔华。为此程极泰不惜在武汉大学上了两年后再转系到中山大学。

  叶叔华的丈夫:她为人是很清楚的 ,就是说那种文明程度确实在一般人来讲,比较少见的,到现在也很清楚的,这一点嘛我蛮喜欢的。当然她也知道,她对我作为一个刚刚到,转学到中山大学的时候,那么多的天文方面的发表的东西,她当然也是一个(吸引她的)因素了。那么这样我们谈话的天地很广阔,所以我想也是使得她很为注意的方面。这些我都不断地写文章,向关于天文方面的杂志投稿,结果可能是很重要的方面。当然我们两个人也都不长得太丑,这也是主要方面。所以两个人当然一见钟情了,那么后来从二年级开始。

  1949年六月,叶叔华和程极泰从中山大学毕业,当时广州还没有解放,工作一时难找。叶叔华的父亲为他们在香港找到了一份教书的工作。同年,两人结为连理。但是很快他们就决定回大陆。

  叶叔华的丈夫:我们的想法还是主要想回来做一些学问,这是主要的动力。因为我们两个人都喜欢追求这个学问。

  1951年1月,叶叔华夫妇离开香港,来到上海。她敲响了上海徐家汇观象台的大门,在叶叔华到来之前,徐家汇观象台还没有女性研究人员。

  主持人:我听说你一开始申请到徐家汇天文台去工作的时,还被遭到了拒绝,这个当时是什么情况呢?

  叶叔华:我现在想,又在建国初期,每一个单位都没有很多的名额,还在整顿当中,所以他不能答应现在看起来也是预料之中,也是能够理解的。但是在当时呢,我就觉得是很生气。

  叶叔华的丈夫:蛮难的。因为叶叔华开始她的名气,可能不一定有我这么大了。我是虚名大了,我写了很多文章,虚名了。而且我有的时候到天文台,比较熟。所以有人就说,所以她们想怎么会不是程先生来呢,而是要请他的夫人来呢?就觉得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后来我们说你这个思想就不对的,你认为女同志就不能跟男同志一样地来搞天文吗?

  叶叔华:我觉得我学的是天文,我愿意去干天文,那为什么不要我?所以我很就生气,就去争辩。我就写了的一封长信,去给紫金山天文台的台长说,有多少多少个理由,你不应该不用我。

  主持人:您记不记得列了哪几个理由?

  叶叔华:我现在不记得了。列了大概有五个理由。

  主持人: 最终说服了他

  叶叔华:最后还是我进了徐家汇,进了徐家汇观象台。

  叶叔华的丈夫:结果他们想想也有道理,估计也不会太坏,她工作也蛮好嘛。开始她是很困难的,那是歧视女同志这个风气呢,使得她开始的时候她想不干了,对她有一种歧视了,有一种不相信了。

  这也不能怪他们了,不能想像的。那么呢结果她就想到,我夫人开始就讲,还是我把工作退了,我在家里烧饭给你吃好了。另外那个时候她也怀孕了。那么我说你要坚持下去。渐渐慢慢慢慢,她就比我还神气起来了。她工作的主要优点就是投入 投入得厉害。

  徐家汇观象台是上海天文台的前身,是由法国人在中国设立的一家天文台。从1914年起,就参与了国际上世界时综合系统的测定工作。世界时,就是全世界统一使用的时间。它是以地球的自转运动为基准,通过天文台的观测而得到的标准时间系统.叶叔华进观象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看星星。

  主持人:在天文学上,实际上你真正深入进去观测研究的时候,它应该是很枯燥的,它也会是许许多多的数据。它并不是说我们真的像文学描述得那样那么浪漫。

  叶叔华:对。我想任何科学当你定它目标,你觉得是很美妙的。但是你真正的要去接近这个目标的时候,任何的一科都要好多苦功,没有很多苦功,你走不到目标的一点,无论任何一科都是这样的。哪怕你是音乐家,钢琴也经过多少年的苦练,你最后才能够成为大师 ,对吧?

  主持人:每天都做什么呢?

  叶叔华:很枯燥,确实很枯燥。你要不理解它的时候,你觉得很枯燥。每天当时是这样,晴天我们要观测,好天我们要观测。晚上另外白天就要比对各个不同的钟,还有就是接收外国的时间讯号,来比对我们的钟。天天跟数据打交道,而且呢有很多的计算工作在里面,每天都要做的。

  大家轮流吧,轮流作吧。我们晚上观测要把这个屋顶拆的,要使得外面温度,跟里面的温度一样。那冬天还是很冷的,夏天还有很多蚊子,诸如此类。那么而且观测到半夜三更。

  主持人:你所说的这个标准时间是不是就是,我们每天都会听到的北京时间几点几点?

  叶叔华:对。

  主持人:在你从事这项工作之前,这样一个很标准的时间是没有的,或者是不准确的?

  叶叔华:都有,但是不准确,不够准确。



转载文章请首先阅读有关转载说明


文章作者:
责任编辑:skylook

[1] [2] 下一页>>
上一篇:被误解的爱因斯坦
下一篇:欧阳自远:生命不息,探寻不止
相关信息:

文章评论:
  1. ( - )
标题: (可选)
内容:
验证: --输入图片中的字母/数字,点击图片刷新.
系统菜单

热点信息

站内搜索
关键字:
包含:
搜索于:

系统登录
昵 称:
密 码:
 [取回密码]

企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