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天象 科普 器材 图库 交流 科幻 探索 星语 论坛 维基天文 下载
星友空间站 > 信息 > 科普专栏 > 天文学家 > 天文学泰斗陈遵妫
现在时间: 2017年10月21日 11:19:35
天文学泰斗陈遵妫

(2009年10月09日 14:39:27)

□作者: 沈宁

[1]



  天文学是精深的专门学科,不易大众化,所以天文学家多鲜为人知。中国现代天文学奠基人之一,中国天文学会理事长,北京天文馆馆长陈遵妫先生,在中国远非家喻户晓。但他是世界天文学界著名的中国天文学家,还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仅接受中国几位天文学家为会员的时候,陈遵妫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了。

  一九三七年陈遵妫先生在南京紫金山天文研究所做研究员,收到日本天文学家、京都大学花山天文台台长山本一清教授来信,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委托他主持收集中国古代天文学史料,希望中国天文研究所予以帮助。陈遵妫先生读信之后非常生气,收集中国古代天文史料,为什么要找日本人来做。从那时起,陈遵妫先生便开始收集史料,花两年多时间,编写出《中国天文发达史》,交商务印书馆出版。不幸战乱之中,书稿遗失,他的第一本中国天文学史著作终于未能问世。

  而后直到一九五五年三月,上海人民出版社才出版了他重新编写的《中国古代天文学简史》,书分七部分,系统介绍中国自发的天文学,中国历法,天象纪事,创造和发现,历代仪象,古人论天等。此书受到国际天文学界重视,被译成多种文字发行。日本东京天文台香西洋树先生曾发表长篇评介此书。英国学者李约瑟编写《中国科学技术史》,天文学部分主要参考陈遵妫先生的这本着作。

  陈遵妫,福建福州人,一九0一年出生。少年时代就读北京师范大学附中,其时深受福建同乡严复科学救国思想影响,决意奋发图强,以科技振兴中国。一九二一年他二十岁时,考入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院,主修数学。留日期间,与中国同学组织合一社,宣扬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观,相约日后以所学报效祖国。

  有一年暑假陈遵妫先生从日本回国探亲,在火车上偶然遇到父亲的挚友高鲁先生。高鲁先生是个天文学家,当时担任北京中央观象台台长。他与陈遵妫交谈之后,建议这个刚二十出头的青年把数学和天文学结合起来,将来从事天文学研究。而后高鲁先生还特别安排陈遵妫先生到中央观象台做天文观察实习,并且送给他一本书《图解天文学》做纪念。而这就成了陈遵妫先生此后一生从事天文学研究的启始萌芽。

  留日五年之后,陈遵妫先生在一九二六年学成归国,先后在北京高等女子师范学校、国立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保定河北省立农学院做教授。同时还在中央观象台兼职,负责历书编算工作。一九二八年国立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在南京紫金山成立,陈遵妫先生被聘为该所专任研究员,并兼该所算学组主任。于是他正式进入中国天文学界,开始了他六十余年漫长的天文学生涯。

  一九三七年芦沟桥事变发生,天文研究所迁往西南大后方,陈遵妫先生一家大小也都搬去昆明。一九三八年九月日寇疯狂轰炸昆明,陈遵妫的夫人和三个孩子,都不幸被炸死,只陈遵妫先生死里逃命,痛不欲生。这样过了一年,友人见他终日孤独一人,哀伤难耐,便将其情况转告回上海学界,寻求帮助。消息传到正在上海主持无锡国专的国学家王蘧常耳里,他很同情陈遵妫先生的遭遇,惺惺相惜,便作媒把自己的五妹王葆常小姐嫁给了陈遵妫先生。

  一九四一年王葆常带了许多陪嫁衣物,动身离开上海,前往昆明与陈遵妫完婚。一路上颠沛流离,天上日机轰炸,地上土匪出没,好歹只留下她一条性命,到达昆明。大西南陈遵妫先生的亲朋戚友们,早就听说上海来的新娘子出身高贵,还带了许多东西,便聚集争看。结果新娘子到时,除一身破烂衣撒蔽体以外,两手空空,所有携带之物,通通在路上或抢或丢,一乾二净。这双夫妇从此患难与共,白头到老。次年陈遵妫先生到贵阳观察日蚀,便在贵阳生出他们的宝贝女儿。

  抗战胜利,中央研究院搬回南京。陈遵妫先生受命天文研究所代理所长。还出任中国天文学会总秘书长、理事长,国立编译馆天文学名词委员会委员,中国天文学会变星委员会委员,中国日食观测委员会委员,以及《宇宙》杂志主编。国民政府为表彰他抗战期间公而忘私的丰功伟绩,颁发给他一枚胜利勋章。可是陈遵妫先生对国民党的贪污腐败,深恶痛绝,所以中共政权成立,他感到兴奋,受任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兼上海徐家汇观象台台长,积极参加国家科学建设。

  一九五五年中国科学院的竺可祯和吴有训两位副院长,把陈遵妫先生从南京邀请到北京,主持筹建北京天文馆,同时接管北京的古观象台,修缮开放。中央政府在首都划定建设北京天文馆的地面,是一片杂草丛生,满目荒凉的坟场。陈遵妫先生日夜奔波,身必躬亲,组织和领导设计及施工。北京天文馆建成后,陈遵妫先生担任馆长,设计领导各部门工作,确立全馆日常工作程序,培养训练年轻的天文工作人员。

  同年陈遵妫先生以科学家身份,参加以陈毅副总理率领的中央代表团,访问西藏。次年又接受莫斯科天文馆邀请,访问当时的苏联。本来一九五七年间陈遵妫先生还在东欧访问,完全不接触国内的大鸣大放。待他归国之时,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早已开始。如果陈遵妫先生稍微识相一点,懂得顺应政治风头,即使不去同流合污,至少可以佯装不知,闭口沉默,总能逃过此一劫。可是学者的正直,爱国的热情,使他看到社会不公而不能噤声。所以在几十万中国知识分子已被打成右派之后,陈遵妫先生还要写大字报,给中共提意见。于是迟至一九五八年,反右运动早已过去很久了,中共天文馆党委又给陈遵妫先生补了一顶右派的帽子,并撤去他的一切职务,包括天文馆长和《宇宙》杂志主编。

  在陈毅元帅任外交部长期间,每年十月一日中共国庆,政府召开国庆招待会,总会给陈遵妫先生发一张请帖。他被打成右派以后,国庆招待会的请帖还是照样发来。天文馆党委不满意,认为反革命份子不该获得如此殊荣,牢骚一堆。陈遵妫先生不以为然,把请帖丢给他们说:你们拿着去好了。可那是中共中央发的请帖,有名有姓,哪个敢顶替。党委的人憋一肚子气,最后还是得让陈遵妫先生去参加国庆招待会。

  一九六二年陈遵妫先生又去参加中共国庆招待会,很惊奇地发现,往年都是周恩来出席,今年居然毛泽东也坐在前面。酒会开始后,席间忽然陈毅副总理站起来,敬酒致词。他说:在坐的教授学者们,许多人前几年被打成右派,受了许多委曲,今天我在这里代表中共中央,向各位道歉了。陈遵妫这么一听,才晓得今天开的是中共向知识分子道歉的会,为表示郑重,所以毛泽东也来露面。

  听了陈毅的话,满座皆惊,中国读书人又觉得可以宠辱皆忘,该报知遇之恩了。于是每个桌子推选一个代表,轮流去给毛泽东敬酒,表示士为知己者死的决心,陈遵妫先生所在这桌便推举了他。陈遵妫先生拿着酒杯,走到毛泽东面前,尚未自我介绍,毛泽东便先开口,说:你是陈遵妫先生。陈遵妫先生点头称是。毛泽东又笑着对他说:陈先生是上知天文……然后就停了。陈遵妫先生等下半句,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只好喝了酒默默回桌。之后他想了许多天,夜不能寐,终于明白毛泽东这半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他虽上知天文,却实在太下不知地理人和了。

  从一九五八年起,陈遵妫先生再也没有恢覆领导职务。可他并不沉寂,无所作为。许多年里,他潜心著述,成就斐然。继五五年出版《中国古代天文学简史》以后,他又陆续出版《流星论》,《天文学概论》,《宇宙壮观》,《恒星图表》,《大学天文学》,《日食简说》,《天文学家名人传》,《中国古代天文学成就》,《清代天文仪器解说》等三十余种著作或译着。

  文革浩劫以后,陈遵妫先生眼疾加重,一目失明。可他宿志不泯,于七旬高龄开始,遍集资料,整理编写《中国天文学史》。为求精准,每稿完,必送上海请国学巨匠王蘧常先生校对古籍,书题也由王蘧常先生手书。一九八0年陈遵妫先生七十九岁,《中国天文学史》第一册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然后几近十年,坎坷多多,直拖到一九八九年底才将四册出齐。全书二千三百页,一百七十多万字,堪称巨著。

  一九九一年二月二日,中国天文学泰斗陈遵妫先生逝世,终年九十岁。



转载文章请首先阅读有关转载说明


文章作者:沈宁
责任编辑:lengxue

[1]
上一篇:高鲁
下一篇:余青松
相关信息:

文章评论:
  1. ( - )
标题: (可选)
内容:
验证: --输入图片中的字母/数字,点击图片刷新.
系统菜单

热点信息

站内搜索
关键字:
包含:
搜索于:

系统登录
昵 称:
密 码:
 [取回密码]

企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