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天象 科普 器材 图库 交流 科幻 探索 星语 论坛 维基天文 下载
星友空间站 > 信息 > 科普专栏 > 天文纪实 > 神舟六号返回舱回收纪实
现在时间: 2017年12月14日 12:01:12
神舟六号返回舱回收纪实

(2006年02月07日 17:31:38)

□作者: 王 朋

[1] [2] 下一页>>




一、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今天的月亮格外圆。2005年10月17日是农历九月十五,正是团圆的日子。
  凌晨的月亮高高地挂在南方,月光洒满了内蒙古中部的草原,满天的星星繁多得让人吃惊,明亮得让人神怡。四子王旗以北大庙西侧的沙尔木伦高勒(河)泛着银光,像条彩带,向西北方向延伸;站在大庙的山头上仍然可以望见那两座庙宇,神圣,庄重;几十户房屋静静地排在那里,显然牧民早已进入了梦乡。
  皓月当空,轻风拂面,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二、严阵以待
  
  这种宁静没有掩盖住与往日不同的景象,那就是大庙北边山包上灯光一片,大大小小的天线忽隐忽现,大庙东边一栋三层楼的窗户里灯火通明,院外的南边有些地灯也是亮的,远远望去是一圈圈的环,整个这些灯光和谐地加入到满天的繁星之中,似乎在向宇宙诉说着什么;不时的流星划破长空,似乎在预演着什么。
  的确,神舟六号飞船的搜索回收工作已经拉开了序幕。
  

  1:35,全体回收参试人员在大庙综合楼前列队,进行战前动员,大院里整整齐齐地排满了各种搜索车辆,车顶上装着形状各异的天线,红色的警灯早已迫不及待地闪着;大院外一圈圈地灯中的直升机,静静地卧在那里,像鹰。
  2:35,地面搜索分队已开到理论落点南偏东20千米处待命,车头对着返回舱将要着陆的方向。而在车队待命点以西偏南8千米处早已布有光学测量设备,大口径光学和红外镜头对着西方,严阵以待。
  3:30,大庙直升机发出轰鸣声,螺旋桨急速地旋转着,机顶和机腹闪着警示灯。不一会儿,直升机相继起飞,分别奔赴预报落点的四个角上,在距理论落点30千米处盘旋着,等待着......
  
  三、瞄准跑道
  
  “第一次调姿”,10月17日凌晨3:43:19,远在南非大西洋上的远望三号测量船报告。飞行在343千米高度的神舟六号飞船开始在水平面向右旋转90度,变成与轨道面垂直。
  “轨返分离”, 3:44:22,远望三号测量船又一次报告。轨道舱已与返回舱及推进舱组合体分离,从此成了一颗独立运行的卫星,继续在轨道上进行科学试验。传至北京的航天员话音也证实了这一点。
  “第二次调姿”,过了10秒,返回舱和推进舱继续调整偏航角90度,推进舱的尾部在70秒内调向飞船飞行方向,然后又在俯仰方向转动了一个小角度,即推进舱尾部稍微向上翘了一点,做好了制动准备。
  

  “制动点火”, 3:45:52,两个火柱从推进舱尾部猛然喷出,巨大的火焰拼命地阻止着返回舱的前进,两分多钟时间里飞船的速度每秒减小了100多米,坐在舱内的航天员通报着发生的一切:“轨控发动机开机指令发出,飞船工作正常,身体感觉良好,完毕。”显然,制动造成的过载没有对航天员产生明显影响。
  所有上述动作均在远望三号测量船和纳米比亚站的视野内完成。随后两个船站又对制动后的轨道进行测量,数据表明,返回舱和推进舱组合体已按计划进入下降轨道,对准的就是主着陆场。
  纳米比亚站一直跟踪到3:51:45。过了两分半钟,设在肯尼亚的马林迪站发现了目标,7分多钟的跟踪再次显示制动的正确性。
  4:02:26,目标进入卡拉奇站的视线。4:07:08,目标下降至约140千米高度,推进舱和返回舱分离,完成历史任务的护花使者-推进舱-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航天员座舱。
  “报告北京,密封板分离,仪表显示,推返分离”。航天员的话音与下行的遥测数据是完全吻合的。
  卡拉奇站还没有跟踪结束,国内的和田站于4:07:49便已捕获目标。“游子”是在亲人的“目光”中回到祖国上空的。空中交接仪式是无声的,甚至航天员自己都不知道,但多少地面测控人员在密切关注着空中骄子!
  返回舱在降至92千米高度时滑出和田站观测范围。返回舱在调整着自己的姿态,做好了配平再入大气层的准备。
  
  

  四、穿越黑障区
  
  返回舱降至约80多千米时,航天员渐渐感到有过载。高度在降低,大气密度在增加,阻力在增强。返回舱以不到2度的再入角、近每秒8千米的速度再入大气层,与大气发生剧烈摩擦,摩擦将空气电离,渐渐形成了等离子鞘,建立了一个电磁屏蔽层,阻断了返回舱与外界的无线电通信,这就是航天测控中常说的 “黑障”。
  黑障挡住了常规的无线电通信,但在返回舱周围及尾部形成的等离子鞘却给地面的反射式雷达提供了反射面,从4:12:07,即从80千米高度开始,设在安西的前置雷达站就一直跟踪着黑障内的返回舱。
  大气的阻力在快速地降低着返回舱的下降速度。返回舱特有的结构设计,使得空气阻力的一部分变成了升力,返回舱就像鹰的翅膀受到空气向上的托力一样在滑行,航程因此而变长,过载因此而变小,飞行加速度因此而变缓,航天员的不适感因此而减轻,过载最大时只达到3.2g。另外,返回舱通过调整自身的姿态,使得升力的方向有所改变,致使返回舱可以一会儿滑向左边,一会儿又漂向右边,从地面看,返回舱像在“蛇行”,在加大返回舱航迹的同时,又可以起到修正落点的作用,最终可将返回舱调整到真正想落的地方。这就是“升力控制”。
  

  返回舱与大气的剧烈摩擦,使得返回舱外表温度急剧上升,最后舱壁温度可达1000℃,大底温度可达2000℃,但良好的防热涂层阻断了高温向舱内传递,故航天员没有太多不适。
  与此同时,5分钟前分离掉的推进舱也以相同的角度和速度进入了大气层。由于它没有防热设计,在与大气层剧烈摩擦后,整个舱体便迅速燃烧起来,燃烧速度远远大于返回舱,不久便在燃烧中解体,像爆炸后的礼花,每一个礼花又继续爆炸,变成众多的明珠,远远望去,就像彗星的尾巴,扫过浩瀚的星空;又像天女在散花,将天穹之美献给征服宇宙的航天英雄。推进舱在“燃烧着自己,照亮着别人”,照耀着不远处的返回舱,照耀着航天员回家的航程。所有这些难得的天象,就像银河系在过年。
  推进舱的这种壮举是感人的,设在发射场附近的光学测量设备全部记录下了所发生的一切。
  

  返回舱在50千米左右高度飞越设在发射场附近的副着陆场,任务解除后的副场搜救人员在高兴地翘望着黑障中的返回舱,心情如同发射时的逃逸塔设计人员:“只要不用我,就说明一切都正常着”。工程中这些“备而不用”的系统太多了。这些默默无闻的人们在“牺牲着自己,祝福着别人”。
  主着陆场地面搜救车辆上的所有搜救人员早已走出车外,脚踏辽阔的草原,头顶透明的星空,眼睛紧紧盯住西方,观望着,期盼着。月亮已移至西南角,高高地挂着;流星不时地出现在西北角,人们已不为之所动。这些搜救人员很有经验,知道西方是他们现在盼望的方向。
  

  突然,有人指着天边在喊:“看,那是什么?”但见西方地平线上众多繁星中猛地多出一个暗暗的亮点,看去跟星星差不多,但唯一的区别是它在动,而且慢慢地在变亮,慢慢地在爬高,像地平线上升起的一颗钻石。低头看表,月光中显示的时间是4:14。不一会儿,钻石开始变成红色,下方渐渐冒出一个小尾巴,而且尾巴越来越长。尾巴就是大气电离后形成的等离子鞘。观看的人群在兴奋着,在谈论着。摄影师拍下了天外游子归来的历程。
  几乎与此同时,主场光学红外测量设备也捕获了黑障中的返回舱。
  设在白云鄂博的前置雷达站于4:15:20捕获了处于51千米高度的返回舱。这时的返回舱速度已较小,大气的电离程度在减弱,降至40千米高度时,“等离子鞘”消失。
  返回舱从80千米高度下降至40千米,历时5分半钟,终于顺利穿过黑障区。
  
  五、返回祖国大地
  
  4:18,布在西南角的直升机243信标接收机指针猛地动了一下,一会儿便指向了一个方向。


转载文章请首先阅读有关转载说明


文章作者:王 朋
责任编辑:skylook

[1] [2] 下一页>>
上一篇:2005科技回眸:精彩太空瞬间
下一篇:CZ-1太空“长征”第一步
相关信息:

文章评论:
  1. ( - )
标题: (可选)
内容:
验证: --输入图片中的字母/数字,点击图片刷新.
系统菜单

热点信息

站内搜索
关键字:
包含:
搜索于:

系统登录
昵 称:
密 码:
 [取回密码]

企业合作